时间:2021-04-29 16:20 浏览:112

近日,北京市教委印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近期检查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一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因招生收费、广告宣传、课程师资等内容被点名。

这四家机构顶格罚款50万元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京市教委在此次《通报》中,罗列了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新东方在线、高思共4家机构出现的问题,其中包括了违规提前招生收费、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等系列问题,并被顶格罚款50万元。

刚刚进入4月下旬,各家教培机构已经开始为暑期,甚至秋季课程的生源市场抢占出手。据悉,多家机构在官网和APP打出暑秋课程联报优惠促销政策,但其体现的低价,只是为了促销打出的虚假宣传,并非官方曾经以该价格成交过的市场价。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四十条第一款、《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七条“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的规定。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上述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新东方在线最先做出回应
市教委表示,已责令相关机构立即停止违规行为,并限期在本机构网站或公众号显著位置公示整改措施和结果。市教委将联合网信、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大查处力度,持续规范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秩序。

“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或“售卖暑秋联报课程,违规提前招生收费”等问题是此次《通报》的重点,对于此次《通报》中列出的违规行为,几家机构都暂未在官网或公众号给出正面回应。

新东方在线最先对媒体做出回应:“我们接受处罚,已经整改完毕。之前对促销标识的理解不够全面,其中存在认知偏差,并非恶意提高原价价格。”

随后,高思教育也做出回应称:我司收到《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公告,对此,我们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并配合相关部门积极整改。高思教育表示,未来我们将强化依法经营,进一步加强广告审核与发布等合规体系建设,以更严格的标准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教学内容和服务,更好履行社会责任。

政策监管“大棒”一棒接一棒!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期,针对在线教育机构的强监管之风席卷整个行业和教育领域媒体报端,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文件对办学机构的招生、培训场地,以及培训时间做了一系列规定,包括“坚决严禁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多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将依法依规对校外线上培训进行监管,对教师资格、授课内容、形式、时限,以及收退费,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经历了疫情后对整个行业的重创,教育培训机构跑路、倒闭等事件频发,行业出现大面积倒闭、整改和资金困难。为了快速获客,解决资金链断裂问题,部分教培机构采取极端手段获客,利用花式营销、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等手段,展开行业内的恶意竞争和吸引资本的加持。央视春晚、黄金档电视剧,和网络综艺,成为在线教育机构俘获家长的营销重头。而疯狂营销带来的恶果就是商家不再关注教学质量和师资建设,对资本产生过度依赖,教育从业者变得更加逐利,教育属性日益减弱。

2021年3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进入最严阶段,教育主管部门再次重拳出击。一方面,多地校外培训机构设立资金监管账户,接受实时的资金监管。教培机构如果出现资金异动,将有相应预警机制,平台从收费源头到消费者退费处理,进行全过程监管。

另一方面,加大对教育培训行业,尤其是在线教育行业的广告监管。大面积排查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师资质,“不准广告、不准上市、不准扩张!”等传言不绝于耳。本以为在此强监管下,教育培训机构,尤其是在线教育机构,会加大自查、自检、自律等行为规范的关注。但政策监管力度在不断加大,行业洗牌的局势更加严峻,教育培训机构想要活下去,不得不选择以“暗战”来应战。

此次《通报》的顶格罚款50万,也许还不及这四家机构任意一家机构广告投放的零头,其监管和大棒力度是否关乎“痛痒”?四家机构下一步该如何整改?大家都会持续关注。

经查,以下是此次经查四家机构的排查细节:

1.北京百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跟谁学”)通过其运营的官方应用程序“跟谁学” 销售的多款培训课程,销售页面显示诸如“¥11998元,联报优惠¥3880”的优惠活动,但¥11998在优惠活动前未实际成交过,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价格违法行为。

2. 北京学而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学而思”)通过其运营的天猫商城“学而思网校官方旗舰店”销售的多款培训课程,销售页面显示诸如“价格¥799.00,促销价¥20.00”的促销活动,但价格¥799.00在促销活动前未实际成交过,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价格违法行为。

3.北京新东方讯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东方在线”)通过其运营的官方网站“新东方在线”销售的多款培训课程,销售页面显示诸如“优惠后¥199  ¥2160”的优惠促销活动,但价格¥2160在优惠促销活动前未实际成交过,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价格违法行为。

4.北京高思博乐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高思”)通过其运营的 “高思教育APP”、“(高思教育小程序)”等渠道销售的多款培训课程,销售页面显示诸如“原价1770,¥214”的销售活动,但原价1770元在销售活动前从未实际成交过,为虚构原价,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价格违法行为。

下一步,各地市场监管局将持续加强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执法,重拳查处虚假噱头宣传和虚假广告、以划线价等形式虚构原价、价格欺诈、未对相关资质进行公示、利用合同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未经许可擅自开办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等违法违规行为,严格规范市场经营秩序,切实维护群众利益。
部分信息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